中新网1月3日电 据日媒报道,当地时间2日,黎巴嫩看守政府司法部长塞尔汗在该国首都贝鲁特,就日产汽车前董事长戈恩逃跑一事接受了日本放送协会(NHK)的采访,塞尔汗否认了黎巴嫩政府与该事件有关联,并表示戈恩是“合法入境黎巴嫩”。

据报道,在被问及有报道称黎巴嫩政府可能帮助戈恩逃跑时,塞尔汗表示,“(该报道)有违事实”,强烈否认了黎政府与此事的关联。不过,在被问到戈恩入境黎巴嫩的细节时,塞尔汗并没有正面回答,仅表示“目前还没有对情报进行整合”。

我利用手中职权,以权谋私,严重违反了党纪国法。我大德公德私德德德皆失,突破了道德和法纪的底线,成为了人人唾弃的贪官。我为我的行为感到羞耻和悲哀!

在邮电学院下属公司工作时,我是吃喝玩乐的组织者,目的是为了搞好和甲方的关系,获得更大的商业利益。我的思想防线出现了缺口,追求感官刺激,信奉及时行乐,欲望的种子悄然发芽。到市信息产业局和垫江工作阶段,我由吃喝玩乐的组织者、买单人变成了活动的主角、老板拉拢的对象,在觥筹交错和老板、下属的吹捧奉承中,虚荣心爆棚,逐渐迷失了自我。十八大之后,吃喝活动主要在单位食堂和农家乐。我经常到垫江县人民医院的食堂去吃饭,把我的家人和亲朋好友也带到医院食堂和农家乐去吃喝,带到景区去游玩。我既没有管好自己,也没有管好家人和亲朋好友。吃喝玩乐是我违法犯罪的开端,很多坏习惯由此养成,很多不良商人就此结识,很多违纪违法活动就在吃喝中达成,正是陪我吃吃喝喝的“朋友”把我送进了监狱。

二、看重利益,价值观扭曲,成为金钱俘虏

五、良莠不分,交友不慎,带来终生悔恨

当地居民说,“我看着水淹上来,而且一直不断上升。当时,停在这里的40或50辆车子都被冲走了。”据报道,救援人员通过充气艇,把被困在住宅内的居民疏散到安全的地方去。

在雅加达郊外的勿加泗,虽然洪水已经开始退去,但是街道上布满了垃圾,不少车辆也因洪水叠在一起。

四、骄奢淫逸,追求享乐,自甘腐化堕落

一、信念缺失,思想抛锚,走上人生歧途

此外,关于国际刑警组织已向戈恩发出通缉令一事,塞尔汗表示已知晓,并说“会根据黎巴嫩的法律进行处理,也会对戈恩进行问话等必要的调查”。

2019年3月5日,日本东京地方法院同意戈恩保释。一个月后的4月4日,戈恩因涉嫌严重违反信托罪被第四次逮捕。4月25日,戈恩再次获得保释。

我之所以走到今天,是乱交友、滥交友、交错友造成的。我的朋友圈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我在企业工作时,以甲方单位相关人员为主的朋友圈,那是我有求于人的朋友圈;第二类是我在公务员岗位上,以企业老板为主的朋友圈,这是有求于我的朋友圈。我到垫江后结交了一帮私企老板“朋友”,不知不觉中,我成了这些企业利益的维护者、老板的代言人,最终都发展成权钱交易。正是这些靠权钱维系、互相利用的狐朋狗友把我害了。

长期以来,我法纪观念淡薄,对党的纪律规矩学习不够,遵守不严,执行不力,对法律知识更是知之甚少,对党纪国法缺乏应有的敬畏,肆意妄为,最终走上了违法犯罪的不归路。在执行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和市委决策部署时,打折扣、搞变通。我喜欢喝酒唱歌跳舞,将垫江县会议中心的职工卡拉OK活动中心,变成了个人喝酒唱歌的娱乐场所。在和私企老板交往的过程中,为了个人利益,置党纪国法于不顾,置政策法规于不顾,向企业输送利益,慷国家和人民之慨,让国有资金流入了老板的腰包,为企业老板奔走站台,利用职权为他们取得利益,原因在于这些老板都给过我好处费,我把为人民服务变成了“为人民币服务”。

吃吃喝喝绝非小事。正是这些看似小事小节的失守,让罗德的问题由小及大、堤溃蚁穴,最终从违规违纪发展到违法犯罪。

扭曲的价值观,让我在唾手可得的巨额财富面前毫无抵抗之力,在金钱的诱惑下我忘记了初心。1992年,一个老板给我送了600元的红包,我半推半就地收下了。这是我收的第一个红包,就是这个红包在我思想道德的防线上炸出了一道裂痕,在我心里种下了贪欲的种子。在垫江县工作期间,和老板之间的共同话题、共同语言多,久而久之就和当地一些老板混到一起,狼狈为奸,互取所需。在干部调整过程中,我存在卖官行为,对干部工作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污染了垫江的政治生态。这些老板和下属基本上都是平时陪我吃吃喝喝的那帮人,在长期的吃喝玩乐中,我逐渐放松了警惕,变得麻木不仁,习以为常,来者不拒,谁的钱都收。

塞尔汗还表示,“他(戈恩)进入黎巴嫩时持有合法证件,在黎巴嫩境内也没有违反任何法律”,表示了戈恩在黎境内滞留没有任何法律问题。

在频繁的吃喝玩乐中,罗德与一些有求于他的老板和干部关系越拉越近,俨然成为小圈子的“群主”。他努力当好“群主”,对“群友”有求必应:以远低于国家限价的价格卖地给“群友”;违反组织原则调整“群友”职务;帮“群友”站台、摇旗呐喊等等,对底线红线高压线统统无视无畏无惧。从推杯换盏、红包礼金,到权钱交易、利益输送,他一步步深陷“围猎”陷阱竟浑然不觉。

戈恩在2018年11月19日,因涉嫌瞒报巨额个人收入以及挪用公司资金用于私人支出等经济问题,被东京地方检察厅特别搜查部逮捕。之后,戈恩又因瞒报收入、涉嫌违反《金融商品交易法》以及涉嫌违反《公司法》等原因,在12月10日和 12月21日又遭到两次逮捕。

当地减灾署称,至少26人在雅加达丧命,而另外3人则在毗邻的勒巴克丧命。勒巴克警方说,他们还在寻找8名失踪人口。

报道称,因为日本与黎巴嫩之间没有引渡协议,对于日本政府可能向黎巴嫩政府请求引渡戈恩一事,塞尔汗表示,“黎巴嫩政府会根据本国法律妥善处理”,他还说,“希望维持与日本的双边关系”,不过,他并没有就是否会答应日本的引渡请求明确表态。

精神空虚,理想信念坍塌,最终思想抛锚,是我走上违法犯罪道路的根本原因。在权力、金钱和美色的重压之下,我精神世界如沙聚之塔,一触即溃。在邮电学院下属公司任职期间,我认为把公司做大、做强,把效益搞好是唯一目标,政治学习又不产生经济效益,是可有可无的东西,根本不重视理论学习。当我走上部门和区县领导岗位后,把在企业任职时形成的思维习惯、不良作风带了过去,认为政治学习都是在做无用功,不像经济建设那样对自己的政绩有帮助,仍然对政治学习漠不关心,参加中心组学习时被动应付,自己组织学习时也是照本宣科。参加党风廉政教育更是台上一套台下一套,当“两面人”:我在台上大讲反腐倡廉,台下大肆收受企业老板钱财。由于我自己就是腐败分子,抓反腐根本没有底气,我怕反腐力度大了,引火烧身,殃及自己,就搞“雨过地皮湿”,根本不敢在垫江深入反腐败。

2019年12月30日,保释中的戈恩离开日本神秘逃往黎巴嫩,引起轩然大波。

2018年11月,罗德被开除党籍公职,涉嫌犯罪问题及款物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三、肆意妄为,目无法纪,走向犯罪深渊

面对党的十八大以来反腐败的高压态势,身为县委书记的罗德认为吃吃喝喝是小事,仍旧无动于衷、恶习不改,任由精神之“钙”一再流失,奉行的宗旨已然从为人民服务蜕变为“为人民币服务”。

经查,罗德违反组织纪律,未经集体研究个人决定重大事项,在干部任用中为他人提供帮助并收受钱物;违反廉洁纪律,违规收受礼金,利用职务上的影响为亲属经营活动谋取利益;违反工作纪律,插手和干预司法活动;违反国家法律法规规定,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涉嫌受贿犯罪。